万搏正版下载-货拉拉被罚40万!曾发生23岁女孩跳窗身亡,投资人:行业门槛不高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邓宇晨约谈、罚款接踵而至,货拉拉又摊上事了。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2月24日,货拉拉的运营主体——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因修改服务协议和交易规则未依法公开征求意见,被深圳市监局福田监管局罚款40万元。同日,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对滴滴货运、快狗打车、货拉拉三家平台进行约谈,明确要求平台对在沪经营的注册车辆全面复核,确保车辆人员信息的真实性,禁止无资质车辆及人员进入平台,以及制定违规车辆清退计划。如逾期不改正,情节严重的,将面临最高50万元的罚款。目前,货拉拉尚未对此做出公开回应。2月25日,时代周报记者联系货拉拉有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获有效回复。近年,随着滴滴、满帮集团(YMM.NYSE)等多方巨头的涌入,同城货运市场竞争激烈,局势胶着。58同城旗下的快狗打车近期通过港交所聆讯。同城货运似乎和曾经的网约车市场一样,“烧钱大战”在所难免。已是同城货运市占率第一的货拉拉是否还有足够实力面对挑战,仍待观察。货运业监管力度加大处罚信息中,监管部门并未公布货拉拉此次涉案的具体细节。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是货拉拉首次因类似原因受到处罚。深圳市监局官网显示,在2020年6月,货拉拉就曾因“涉嫌修改交易规则未公开征求意见”而被深圳市监局罚款40万元,2021年还曾因“涉嫌利用格式合同侵害消费者权益”而被罚款一万元。数字经济赋能之下,从传统货运行业中催生出网络货运这一新业态。新业态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各种问题。根据上海交通执法部门披露的数据,2019年以来,利用网络货运平台擅自从事非法货运立案数共186件,2021年相关立案数达67件,较2020年同期有大幅攀升。作为无可争议的“行业老大”,货拉拉所遭受的争议远不止于擅自修改交易规则。2021年2月,“长沙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一事引爆舆论,也使得网络货运行业的诸多乱象浮出水面。据媒体报道,包括货拉拉在内的诸多网络货运平台均存在司机准入门槛低、随意压低运价、强制司机贴车身广告等行为。随后,货拉拉等货运平台还遭遇了有关部门的网络安全审查和互联网反垄断审查。此前常被忽略的网络货运行业所面临的监管变得更为严格而全面。2022年1月,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对满帮、货拉拉、滴滴货运、快狗打车等4家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公司进行约谈。约谈提醒指出,近期货车司机集中反映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上涨会员费,诱导恶性低价竞争,超限超载非法运输等问题,涉嫌侵害从业人员合法权益,引发货车司机普遍不满和社会广泛关注。约谈提醒要求,各平台公司要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认真落实企业主体责任,举一反三,立即进行整改。众多挑战者涌入在强监管的同时,网络货运平台却在资本市场一路狂奔,入局者蜂拥而至,资本亦青睐有加。2021年1月,货拉拉宣布完成F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总金额达15亿美元。目前,货拉拉共计完成8轮融资,投后估值达100亿美元。官网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10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内地城市,月活司机达66万,月活用户达840万。当前货拉拉在市场内拥有巨大优势。截至2021年9月30日,市占率第一名货拉拉的交易总额达到205亿元,市场份额高达49.6%,而第二名和第五名的交易总额合计仅45亿元,市场份额合计仅10.9%。但相比快递物流、网约车等行业,同城货运行业的集中度较低,发展潜力巨大,挑战者仍有破局的能力。研究报告显示,目前中国同城货运的CR10(TOP10市场占有率)仅为3.5%。2月25日,一名熟悉货运行业的投资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同城货运的运营模式并不复杂,技术门槛不高,很容易吸引临近赛道的企业跨界。现实也的确如此。2020年4月,滴滴开始入局同城货运,投入1亿元成立货运公司,6月在成都、杭州等地上线了滴滴货运。2020年8月“网络货运第一股”满帮集团收购了同城货运领域的省省回头车,据公开资料显示,省省回头车的业务范围已覆盖156座城市,在广东物流行业覆盖率90%。11月,满帮以“运满满”为品牌进军同城货运市场。前述投资人表示,满帮和滴滴各自的主业基础都颇为牢固,拥有足够资金和精力开拓同城货运市场,“货运行业是目前少数尚未被完全互联网化的万亿级市场,有足够的空间和潜力,未来参与到这个领域竞争的企业会越来越多。”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nuestrohogarseguro.com